A-Z

cn:哀(其实可以叫我老咸x)
主APH亲子分领,除西罗马外其他西相关cp全雷,亲友向无事,其他基本杂食。
常年混迹于各种圈子的老透明。
日常碎碎念,慎关。

意大利是天使,但是意大利足协和文图拉就要少一些字了

:)

明早西班牙要是输了,我就(写)画罗马西(R级)( '▿ ' )

记梗
满脸笑容的安东尼奥拉着边跑边抱怨自己怎么会参加这么一个奇葩活动的罗维诺
被安东吐槽说「明明罗维诺家里也有很多奇怪的比赛呀?」
累得要命的罗维诺回击道「但是我才不会去参加!」

((da)希(gai)望(bu)能(hui)写吧_(´□`」 ∠)_)

人类明明是群居动物.

来自黄鱼的声明

其實5/13就寫好聲明的,只是遲遲找不到可以代發的人。

手機號碼要+86才有效,+886無法。如果有其他版主遲遲沒有更新,或許是來不及說一聲再見的灣家人。在此替他們請求各位體諒。

「我想過要怎麼陳述這件事才好。問我的朋友,從發現必要手機號碼後我一直處於焦慮而痛苦的狀態。到昨天晚上前都是。本來我可能訴諸更灰暗而情緒強烈的句子。

所以如果讀到了最後你喜歡這個版本的聲明,感謝安溥吧。她是巫,她是女神。我好久未曾如此飽滿,甚至不必和誰傾訴。

當下發現不能私信,不能發文發圖轉載文章到個人主頁,身為文手大概已經在lofter被宣判死刑。可以按心,可以推薦,僅存的自由意志無法讓我完全發聲。於是我想至少要告訴你們……告訴你們發生了這樣的事。

電話號碼是我的罩門,APP則讓我神經緊繃。臉書附的Messenger我刪了又載,載了又刪不下五次。何況若使手機APP不需要電話號碼,那是否表示它已經收集了更多資訊?這只是我的猜測,但是看看上面那張圖,你認為我有膽嗎?

沒有。拒馬曾經在我身旁築起,鐵絲曾深深刺痛我的皮膚,但我還是懷有很多恐懼,害怕孤寂。

安溥昨晚和我們聽了兩首散場曲,算是安可。「那個時候他唱片賣越少我就越驕傲,哇那麼好的歌只有我聽得懂,當然還是有點心疼啦。」我們在台下笑了。

前夜我在床上翻來覆去最在意的不再是失去發言權。我好遺憾沒辦法握著你們的手道別。煉雲進行到一半,安溥拿出名單,開始唸起觀眾不會記得的名字,一度泛淚。「有時候人家會說歌手上台就是要相信你值得,但是我覺得這不是值不值得,而是我很榮幸能和這些人一起工作,謝謝你們!」

那我也來濫情好了。後來才知道手機版不能標人的,但至少我要一個一個數你們的名字。

首先是 @愚_ ,翻下來我們的私訊有超過一百多封,對吧。發現當下第一個想法是請求妳替我像大家宣布這回事,不過email大概是淹沒在垃圾訊息之類的……日後我還會再寫信的,拜託妳仍要回呀。

 @DeerfieldAtDusk- ,我就是在回妳私信時發現出狀況的。能碰上喜歡安溥的同伴我很開心。總會有一天,我們坐在同一個台下,相識或不相識,聽她演唱。我相信。

 @清水妙子_正式长弧 ,當妳讀到這則訊息我大概已經消失許久,但妳曾經對我溫柔已待,我沒有忘記。我希望妳會記得當過去妳給人安慰,這個人也就把妳放在心裡。那份禮物仍躺在資料夾,希望正式釋出時能通知妳。

 @故安肆san ,我要了首肯的,可惜到時無法直接標註妳了。總會找出方法讓妳知道的。

 @Hope  大大,非常抱歉在lofter上連載的版本才第一幕就無疾而終。之後在部落格上發表時仍會標明出處的。

 @Monika GER48 ,您的信箱我抄下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話除了錄好的曲子應該還會收到關於南義史實的拙劣意見?盡管我們想法和切入點都不盡相同。

 @这个张CJ很无聊 ,本來期待能和妳有其他的討論,現在卻沒了!扼腕!

   @刺猬 ,就算日後成功成功把梗寫出來也不能放上主頁讓妳看見了,抱歉……

接下來是一長串的名字。很抱歉我直到昨夜才去開了你們每一個人的網頁。 @Vessaliusヽ ,你的翻譯並不渣呀?@Gewalt – geige,喜歡你的詩的味道。 @Kitty Softpaws. ,圖很可愛! @Clair. 多动症学习记 ,看來也是親子分同好? @琉憐悠 ,覺得我們在臉書見過面? @不填完手书坑不改名 ,猜想也是APH坑內的。@棠梨煎雪。,如果從主頁看來我們的圈子沒有overlap?我也看過神力女超人但我很確定從沒在lofter發過相關的文。是什麼讓妳決定按下關注的?好想好想知道。 @溺然 ,網頁上就一張圖。 @南渡君 ,怂到不敢打tag(,,•́ . •̀,,)?我倒覺得怪可愛的。 @南园殇 ,《春闺梦里人》和《Mistakes·列车停站》我都很喜歡呀。@芒_,你的那篇《妄》讓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大概是冰水共存的極點。 @わずかな星の光 ,覺得你也是竭力嘶吼的……@qazplm、 @承包世界的番茄 、 @荒原一然_ 、 @栩宸清 ,有些人沒有留下個人訊息那我也不知道怎樣才能真摯的、私密的說什麼。總之謝謝你們。被封鎖前粉絲數是22,差三個就追平我關注的數量。本來想說打平那天來辦個點文之類的。你們要退關注就退吧,我再來也不可能在這裡更新了。

還有人。

 @百海川本楽 ,把我拽進子親分右西的人。害我的冷CP名單又增加了一個(笑)。感謝妳願意聽我胡言亂語,包容我不敢下載APP就像包容我不肯吃生番茄一樣。感謝妳願意挪出珍貴的版面收容我最後的告別──即使最後才發現灣家人都發不了文。

版主,謝謝妳很認真地對我說妳期待並且喜歡如果‧豔火和A Short History of Philosophy。妳打下榮幸之至,我在螢幕另一頭勾起嘴角很久。妳似乎曾經想送給我生日禮物?至少我的訊息通知是這樣顯示的。如果說有誰總能不分青紅皂白的給心餵養我的信心(虛榮),那就是妳了。妳分享的音樂只要搜尋得到我都有找來聽。要好好活著呀。

部落格的網址如下:http://fekete2000.pixnet.net/blog。留言沒有任何限制只是有點煩,歡迎你們分享想法。頁面我就不再更動了,私心希望有人會逛到時記得版主原來還是想再繼續更新的。除了未完結的如果‧豔火歡迎任意轉載,不要修改內文就好。既然我現在也不能編輯,如果哪天被鎖了也就都救不回來了。不如你們留個紀念吧。感謝時間中過去、現在、未來經過並且有所感動的每個人。光是現在我都不確定遺漏了誰,何況是以後。 @黄鱼 這個地方從此荒廢,除了紅心藍手不會──也無法──有任何活動。謝謝。」

A-Z:很抱歉,部分人我没能@上,如果有认识的,能帮忙转告一下吗?

拜托了!我也会继续找的。

如果有人有想对黄鱼说些什么,却没有与她联络的途径,我会帮你转达的。

以下是黄鱼回复给大家的:[替我安慰大家,別讓自己沉溺於心疼,人生還有很多的戰鬥,要好好努力!(怎麼那麼中二XD)]

嗯哼,兄弟情深

第一次看的时候我还在感叹他们的兄弟情(但我们都知道这**是爱情)

就此停笔,我没办法再画下去…

老相册:

肖申克的救赎

年代不详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意外的收获(¦3[▓▓]